红牡丹书画国际交流社 | 宁波国际交流示范基地

红牡丹社

当前位置:首页 > 红牡丹社 > 红牡丹创立 >

“红牡丹”缘起——德国师生催生了宁波“红牡丹”的绚丽选择

 
  

一、德国学生入住我家
 
    2010年3月27日至4月3日,德国拉巴努斯-毛鲁斯一级文理中学师生来访宁波。作为志愿者家庭,笔者接待了16岁德国女孩Luana,我们用英语畅怀交谈,         Luana开始喜欢上她的中国新家。
    第二天,我请她吃晚饭,把她带到了吃火锅的一家鸡煲餐馆。正好,她喜欢“chicken”(鸡肉)。
    火锅得慢慢吃,因此,我们有足够时间的长谈。她虽然不怎么用得来筷子,但很愿意尝试。看着她用筷子,我问了她一个问题:
    “Do you know what is the tallest grass in the world?”(什么是世界上最高的草?)
    “No, I really don’t know.”她不知道。
    我告诉她,就在她的手上,她简直有点不敢相信。她说,很少见有毛竹,借机我把话题引向深处:
    “Why can it grow and become the tallest grass in the world?”(为什么毛竹能长成世界上最高的草?)
    她摇了摇头,但流露出很想知道的模样。
    “Because it has hollow stems.”(因为毛竹中心是空的。)
    “Hollow, then, why the tallest?”(空的,那么问什么是最高的呢?)她不明白。
    “Hollow means that its inside is empty. It is like a person who always thinks he knows nothing. On the contrary, only in this way will he be able to know more and become the great person in the world.”(毛竹的中心是空的。这就像一个人,如果他觉得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他就会去学习更多的东西,通过不懈的努力会有可能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人。)我解释道。
    我想让她体悟到的是:正因为毛竹 “虚心”,才长成了世界上最高的草。
    寓含哲理的文化交谈,Luana开始对中国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为满足她对竹子的好奇心,我给她讲述了其它一些与竹有关的典故。
    北宋苏东坡的“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不仅表达了中国文人对竹子的喜爱,更表达了中国文人雅士的精神追求,一种精神生活超越物质的境界!后又谈及清代郑板桥如何画竹,以及如何成为一代画竹大师等。Luana听得出神,表现出极大的兴趣。交流是双方的,我也想从她身上了解一些德国文化,如我比较关心的人们在礼拜天去教堂做礼拜等问题,Luana给了我这样的解释:
    “We go to church every Sunday morning, but it is not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What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n our life is that we keep in our mind to be good to others.”(我们每个星期天去做礼拜,但那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在我们的心中保持着对他人的友善。)
    没想到一个16岁的德国女孩有这样的谈吐与内涵。
    这顿晚餐,我们从下午5点,一直“聊”到了8点。得让她回家休息了,因为明天她要早起,参加其它活动。
    Luana对中国文化的陶醉和对精神世界的追求,引发了我更深的思考。能否做点什么,给她的心里烙上文化印记,作为这次中德友谊的沉淀?于是,积压已久的灵感瞬间唤醒:让她亲身体验中国书画的创作过程,目睹中国传统文化给人们带来的精神享受和艺术魅力,并为她创作国画作品相赠。
    接下来的三天,我全身心地投入到书画作品“练笔”的过程中,每天画画接近半夜才回家。回家时她已经熟睡了,幸好她有中国学生陪着。
 
二、中国画牡丹紧锁德国少女心

    我和Luana约好了4月1日下午4点钟到我的办公室看我画画,并邀请她的德国同伴一同过来观看欣赏。果然,Luana带了另外两名德国学生Lea和Janine。
    在Luana的引见下,Lea像是见到朋友一样和我打招呼,Janine走在最后面,尽管和其他两位同学一样打招呼问候我,但目光中多少透露出一点迟疑的神情。     她有点害羞又有点好奇:“我为什么来这里?究竟会发生什么?”她在内心里期待着将要发生的一切。她是一个内秀的女孩,头发微卷,眼神很专注,举止谨慎,只露出半分微笑。
    片刻寒暄后,我说:“Shall we begin now?”她们能听懂我的暗示,要开始做什么了,于是立刻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Janine站在斜对面看我画画,Luana和Lea站在正对面。起先我有点紧张,毕竟这是当场作画,而且是首次在外国学生面前。不过,从开始作画的一刻起,我知道我的一切顾虑都是多余的。
    牡丹一直以高贵艳丽著称,被誉为国花,我选择了此花作为展示给她们的第一幅作品。白色和曙红两种国画颜料在笔中微调,数瓣浓淡相宜、色泽鲜艳的牡丹花瓣,立即跃然在白净的宣纸上,从那一刻起,她们的脸上没有停止过灿烂的微笑。整朵牡丹画完后,原本含羞的Janine,脸上也绽放出欢快持久的笑容。
     仅仅画了一朵花,我就收获了德国学生所能使用的英语赞美词:“It’s so beautiful!”,“I can’t believe it!”,“How nice!”,“It’s amazing!”,“I like it very much!”,“It’s really interesting to watch your drawing!”,“I’m so excited!”。
不!欢乐才刚刚开始。
    接下来我在花朵旁添加叶片和树枝,她们的赞美声不断激起我的创作灵感,把书画的艺术表现推向新的境界。伴随着洒脱的笔墨,我尽情地用英语阐释着书画艺术带给人们的精神享受与美的熏陶,和她们一起分享此刻心灵碰撞和情感升华所带来的快乐。视觉的享受、言语的互动、思想的交融使我们的情感融为一体,彼此间原有的疑惑、紧张和陌生感早已一扫而空,化为乌有。她们被这次料想之外的书画艺术的真切感受深深感染与陶醉,积淀久远的中国书画的艺术魅力绽放出最夺目的光芒!
    虽然初次见面及相处只有短短的几十分钟,但通过书画艺术这一载体和我们言语的深度交流,彼此进入了对方的心灵世界,她们仿佛已经把我当成了知心的朋友。通过书画艺术这座艺术的桥梁,我和德国学生的心紧紧地连接在一起。
    情感开朗的Lea情不自禁地率先表白出她的心愿:“I’ll put your paintings on every wall of my study!”(我要让整个书房挂满您的作品!)听得出来,她说话时的语气是认真的。
     “This is what we really want in China.”(这就是我们在中国想要的。)Luana语速委婉沉着,清晰稍慢的语速仿佛要我记住她说的每一个字。
    一直谨慎、内向的Janine显得更为沉着,但此时她的目光变得异常坚定,她开始变得勇敢,靠近我,注视着我,认真地说:“I’m sure Germans like your paintings very much and I’ll tell many more Germans that how beautiful pictures you can draw.”
    (我敢肯定,德国人民会很喜欢您画的国画作品。我要告诉许许多多的德国人,您画得非常美丽。)
 
三、中德情结催生“牡丹梦”

    第二天,我利用和她们相处仅有的几分钟时间,给她们三人分别取了一个好听的中文名字。

1. 给Luana取名

    “Luana”在德语中的发音相当于汉语中的“露婉娜”。“dew(露水)”喻指Luana的清纯。“露”字为上下结构,清晨走在路上,降落在树叶上的水汽凝结成露水,散发出清香。“婉”和“娜”都是“女”字偏旁,两字均指女性,又暗指她性情温顺,待人友善。我用英语一解释,露婉娜的心里便乐开了花。她说,德语名字里没有这么丰富的文化内涵。
2. 给“Lea”取名
    “Lea”在德语中的发音相当于汉语中的“丽桉”。Lea本身长得美丽,“丽”,当然取美丽之本意。她身材修长,我风趣地说,这是一棵美丽的桉树,这就是“丽桉”一名的来历。从字体结构上来看,两个字包含了上下结构和左右结构,显《易经》之平衡之效。
3. 给Janine取名
    “Janine”在德语中的发音相当于汉语中的“真妮”。她着实长得漂亮,所以我给她取了个“真”字。“妮”为昵称,听之有亲切之韵味。
    德国学生离开宁波前的那个夜晚,我一直作画到深夜两点。清晨6点半,她们如约来到了我的办公室,看着地上铺满了色泽鲜艳、情趣盎然的5幅国画作品,她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咔嚓”“咔嚓”,她们本能地取出相机,迅速地捕捉美丽的难忘瞬间。此时此刻,她们三人怀着一丝期许的目光,不约而同地说:“Shall we take photos with you individually? ”(我们可以和你单独拍照留念吗?)我欣然同意。
    合影留念后,我拿了三个上面各自写着她们名字的信封,里面是分别为她们书写的题画诗和英文翻译,我随手取来写给真妮的一封,用英语解释道:
    “This is for you, Janine. I’ve written down the poem on the painting carefully as well as the English explanation. I hope you can understand better about the meaning of the painting”(这是为你准备的,真妮。我已经把国画小品上的题画诗工整地写了下来,包括这首诗的英文翻译。这样,我想你能对这幅画有更好的了解。)
    真妮先是愣了一下,之后竟一时说不出话来,两眼直盯着我,含着泪水,带着一些模糊。
    写给真妮的题画诗及译文:
       昨日相逢今道别,
       疑是天女落人间。
       只盼上天宽多日,
       容吾作画伴君边。
    Yesterday we met, but today we have to say good-bye. You are a very pretty fairy girl, landing on my heart. How I wish some more days will be given to you, to allow me to draw with you accompanying me.
    大意是:你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你的到来,像是仙女下凡一样,刚刚来到这儿,忽然间又要马上离开。是啊,美好的时间总是在弹指间流逝,我多么希望上天能多眷恋你几日,允许我在作画的时候,你能陪伴在我的身边。
    当把另外的两封同样充满诗意与凝结友谊的书信给了露婉娜和丽桉,连同深夜画出的那些相赠的书画作品,三位德国少女感怀难尽,在伴随不知多少个“Thank you.”“Thank you for your painting.”“We’ll remember you forever!”她们离开了我的视线,离开了宁波。
    也许,这三位德国学生的到来,让“红牡丹”播下了幼小的种子。
 
    两年后,在牡丹盛开的季节,德国拉巴努斯-毛鲁斯一级文理中学师生再次来访宁波。这次,Luana三人没来,然而,有缘在宁波大学园区(鄞州区)图书馆为来访的45名德国师生上的一堂色彩斑斓的中国画牡丹课,再次演绎出一曲德国师生动情国色、情系书画的中国之恋!
……
    三个月后,那若隐若现的“牡丹梦”,催生了宁波“红牡丹”的绚丽选择。

最新动态